吻戏软件全免费

“林冬老师年纪很小啊,今年才22岁,还没到过生日的时候呢……”

“有一天有人看到他买了十二个大包子,不是小笼包啊,得有那么大,发了微博。”

“他的粉丝就解释了,这是我们家冬冬的两顿饭。”

“两顿饭也很多好吗,谁能一顿吃六个大包子啊。”

“这事还有反转,人家卖包子的大爷站出来了,说他每天早上都要吃十二个大包子,就为了他一个人,人家大爷要多做一笼才够卖。”

“粉丝又出来解释了,说我们家冬冬在长身体,所以才吃得多。“

“22岁了还长什么身体,长手指甲吗,今年刚好十八的刚子才正长身体好不好,人家也才吃俩,冬冬,是不是想累死袁爷爷?”

吐槽林老板能吃,吐槽的很好。

转头又去吐槽主咖黄达岸

“我们今天的主咖黄达岸,黄达岸是我跟我妈唯一的共同语言,我跟我妈都特别喜欢黄达岸。我妈一直想要有一个黄达岸这样的儿子,而我发自肺腑的希望,我妈的梦想能成真。世上要是有两个黄达岸,多好。”

吐槽的不是很用力。

不过蛋蛋顿了顿,又补充了一句“但凡是要点脸的人,哪怕要一点脸的人,都不会跟黄达岸相提并论。”

秋色怡人美女清纯唯美写真

张少迟茫然,他怎么中枪了。

林冬心里摇头,这哥们估计还是不太敢大力吐槽啊。

“都是什么话,我和黄达岸怎么就不能相提并论了,我们还是好朋友呢,接下来我们要请出的是冷面笑将——王从治。”

王从治走上了台,没啥笑容。

“其实我是被骗来的,蛋蛋跟我说这里有美女,来到这里才发现是男的。”

“我一直说,笑话是loser的游戏。有美女看,谁还听笑话啊!有美女看,谁还讲笑话啊!”

“张少迟,这人我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了,没想到他又回来了。”

“刚才蛋蛋说为什么不找我主持,要找张少迟,我觉得很简单,因为张少迟是无敌的,人不要脸则无敌嘛。”

张少迟做愤怒状。

“刚子,这是个小朋友,这么小就出来赚钱养家了,他还想跟着我去80脱口秀,这家里得多困难。”

“所以,还是来个人把他领走吧。”

“刚才我在后台,看到一个奇怪的画面,黄达岸在和杜启喜聊天,说想演杜导的下一部电影。”

“我看杜导在冒汗。”

“我都这么惨了,你还要来坑我,你就是娱乐圈的毒奶啊。”

“林冬老师,林冬老师刚出道的时候听说也吃了不少苦,跑了好几个月的龙套才等到后来的机会,因为他不想靠自己的颜值吃饭。”

“其实我也是一样,我也不靠颜值吃饭,我甚至不靠我的口才。”

“林冬出道时间短,但是演过很多的角色,一开始戏火人不火。”

“演完星爷的肾虚公子之后,有次下飞机,机场居然有粉丝接机。经纪人吓坏了,说你们干什么的,粉丝说接林冬的,经纪人特别惊讶,行啊你林冬,可以啊,花钱雇人来冒充粉丝,居然都不通过我了啊。”

“蛋蛋,我的朋友,虽然不想这么说,但他确实是。”

“蛋蛋的眼睛实在太小了,每次只能看一行字,给了他一个台本,他得一行一行的看!“

“我们再来说一下黄达岸。”

“黄达岸有时候邪魅一笑,我真想用我的华夏手机拍他脸,不是照亮他的美啊,就是纯粹想拍他的脸,拍扁的那种。”

“谢谢大家,我是王从治。”

王从治过去和黄达岸握了一下手,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。

“啧啧,还用你的华夏手机拍人家的脸,我也用华夏ate,采用61英寸……高性能!低功耗!我骄傲了吗?”

广告内置做的非常的遛。

“接下来有请杜启喜杜导,杜导你做好准备啊,稍微平静一下,切换好身份,是65亿大导上台呢,还是两百万票房的扑街导演上台。”

“我们有理由怀疑你拍第二部电影和第一部电影之间,有一天喝水的时候,喝进脑子里去了。”

“听说出品方想砍他,然后他就逃跑了,逃到了国外,一不小心拿了个奖,然后才敢回来。”

“好吧,有请我们被出品方追着砍的导演杜启喜,掌声有请!”

杜启喜哈哈笑着走上发言台。

“大家好,我是杜启喜……”

现场欢声雷动,毕竟来的都是克莱斯特文化传媒的托,这是自家人啊。

“我得纠正一点啊,虽然我两部戏票房差距很大,但它们都不是烂片,我和那些烂片导演是不一样的,我两部戏都拿了大奖。”

“刚才张少迟问我,是以六点五亿大导的身份,还是以两百万小导的身份,这个其实很好解决,你们可以称呼我为六点五亿零两百万大导。”

“估计张老师是没办法理解的,因为他不会拍电影。”

“他也不会演电影,他要是想演我的电影,我得多喝点水才行。”

张少迟立刻抱拳,太想演电影了。

“林冬,冬子,冬子是我的朋友,我的兄弟,可以一起去死的那种。”

在镜头里,林冬连连摆手,太恶心了,人家才不要和你一起去死呢。

“我们的关系真的很铁,上学的时候寝室连在一起,你们笑什么,我真的和他一起上的大学。”

“颜值这东西没办法,爹妈给的,我也想帅的像黄达岸啊,我要是像他那样,我也可以去演烂片……”

黄达岸扬起了头,这样眼泪就不会流下来了。

其实,到这个时期,也就是《华夏合伙人》之前,他并没有多少烂片。

顶多说他演的戏都不火了,票房惨败。

他如果知道他以后接的那些片子有多烂,估计连头都仰不起来。

“咱们继续说林冬。”

“林冬和我一起拍过电影,《推拿》,有一天我正拍着戏呢,然后他给我打电话,说七喜哥你快来救我。”

林冬捂住了脸。

有一种自己挖了个坑,然后把自己埋了的错觉。

都怪他提前把话说得那么满。

说啥事都可以拿来吐槽。

还标出了一万块一条的段子高价,以至于超过了他和杜启喜的兄弟感情。

一万块都不值吗?

今后有机会一定要把这货打出屎。

Post Tagged with